赵家班
德云社
赵本山
宋小宝
开心麻花
郭德纲
岳云鹏
笑星新秀
笑星老将
春晚小品

相声剧本《两个姐夫》

发布时间:2020-02-14 08:40:47
    甲:我算看明白了,做人不能太势力了。
    乙:理是这个理,但往往是“人往高处走,水向低处流。”人人都想往高枝上攀。
    甲:攀的越高,跌的越重。
    乙:怎么?近来你遇到不如意了?
    甲:唉,一言难尽啊!
    乙:有什么不如意,你说说。
    甲:家丑不可外扬。
    乙:在这里,观众都是我们的亲人,有些事你说出来,谁会嘲笑你呀!说说吧!
    甲:唉,就怨我那糊涂的妈啊!
    乙:你妈怎么了?
    甲:不怕各位笑话,我妈就是一个正宗的势利眼!她把我大姐害苦了!
    乙:你大姐?你大姐不好好的吗?
    甲:上个月是以泪洗面、度日如年,这个月是唱唱笑笑,起舞翩翩呐!
    乙:你胡说吧,你大姐我知道,挺有气质的一个知识女性!
    甲:那不是吹的,早几年,我大姐长得比花儿还美,长长的黑发,圆圆的大眼,婷婷的身腰,是咱这一带出了名的美人坯子。她一上街,那回头率绝对百分之百!再看看她后面,准是一个加强连。别看我大姐没在医院工作,可她却为医院增加了不少创收!
    乙:为医院增加创收?
    甲:我姐姐每一次出门,她的后面准要晕倒好几个人!这还不算,还有一些骑车的小伙子,愣头愣脑,傻拉吧唧的见我姐姐直走神,有撞护栏的,有撞电杆的,还有相互撞的……其中一个险些成了植物人。
    乙:那医院院长要感谢你姐姐了?
    甲:医院院长没感谢,倒是一家门市部经理登门了。
    乙:门市部经理登门干什么?
    甲:感谢我姐姐帮了他们大忙!
    乙:什么忙?
    甲:这个门市部频临倒闭,我姐姐一回来,小青年们喜欢偷偷录下我姐姐的歌声、笑声和有节奏的高跟鞋声,积压的录音机全部卖掉,还有的想****她的照片,积压的照相机全部卖掉……
    乙:太夸张了吧,你姐姐一个大美人,肯定会找到如意的白马王子,但不知花落谁家?
    甲:唉,可惜了,一朵楚楚动人的鲜花就这样插到了马粪上了!
    乙:是牛粪吧?
    甲:绝对的马粪,正宗的马粪,地道的马粪!
    乙:此话怎讲?
    甲:小孩没娘,说来话长了。有多少痴情男儿追求我姐姐,我姐姐也追求过不少的小伙子,有经典型的、有开放型的、有豪爽型的、有文雅型的,一个个都很优秀,然而都没有闯过我母亲那一关,原因很简单,他们没有发展空间,他们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乙:你母亲包办啊?
    甲:有点。后来我大姐夫出现了,嗨,这一次我母亲破天荒地让姐姐陪他去看电影、听音乐会,背后我提醒我妈,我说怕这个小白脸靠不住,我妈白了我一眼,你还小,懂个屁,人家在政府挂职,将来前途无量!你大姐有福分,哪像你二姐,天生没脑子……
    乙:你二姐又怎么啦?
    甲:我二姐长得也很清秀,她师范毕业后,主动要求到乡下一所中学教书,和一个青年教师谈了恋爱。
    乙:那你母亲不干涉吗?
    甲:干涉了,我二姐才不吃她那一套呢!我二姐不象我大姐,我大姐性情乖巧,我二姐性子倔,在母亲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和二姐夫领了结婚证,母亲哭天抹泪的,发誓一辈子不让二姐和二姐夫进门。
    乙:那现在呢?
    甲:时隔半年后,她又想闺女了,逼着我和大姐去把二姐接回来了,但母亲对大姐夫和二姐夫的态度明显不一样。
    乙:怎么不一样?
    甲:我大姐、大姐夫来家时是开着小车来的,大包小包的东西往母亲面前放,母亲一见他们来,鞋也顾不得穿就上前迎接,(学样)赶三火四地为他们搬椅子,还把椅子用嘴吹了又吹,然后撩起上衣擦了又擦,接着把母鸡撵的嘎嘎直叫。
    乙:撵母鸡干什么呀?
    甲:杀鸡呗!你没听说,丈母娘见女婿,急得撵母鸡。二姐回来就大煞风景了。二姐夫是骑着摩托带着二姐回来的,母亲看见后,身子也不抬,顶多说一句,“回来了?”
    乙:那也撵母鸡吗?
    甲:那是母鸡撵母亲。
    乙:怎么回事?
    甲:二姐一走,母亲就把他们带回来的大米抓着喂鸡子。我妈常说我二姐夫没能耐,是个臭教书匠,是个孩子王。
    乙:教师从事着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多光荣啊!
    甲:谁说不是?可我母亲不这样认为,他常对我说,你看看你二姐夫,官没官样,人没人样,有啥出息?你大姐夫骑自行车时他步行,你大姐夫骑摩托时,他骑自行车,你大姐夫开小汽车时,他骑摩托,你大姐夫当了乡长当局长,当了局长当县长,现在是春风得意,青云直上啊!我说,你别小看二姐夫,他现在也当官了。
    乙:什么官,校长?
    甲:不是校长,但管的人和校长管的教师一样多。
    乙:那是什么官?
    甲:班主任。母亲常常唉声叹气说,唉,二丫天生受罪的命啊!
    乙:老太太眼够亮的啊!那你大姐夫、二姐夫就没有在一起相遇过吗?
    甲:逢年过节咋会不相遇?每一次大聚会时,母亲的嘴特会说,小朱啊,过来帮帮忙。
    乙:小朱是谁呢?
    甲:我二姐夫姓朱,母亲问他喊小朱,嗷,忘了说了,我大姐夫姓孙。
    乙:你们家姓沙,你母亲姓唐,赶上唐僧师徒四人西天取经了。
    甲:我大姐夫坐在那里喝茶,母亲吩咐二姐夫,小朱啊,你大姐夫千里迢迢,风尘仆仆来一趟不容易,辛苦你去杀一下鸡,再择把韭菜,顺便给你大姐夫换杯热茶。
    乙:你二姐夫去干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吗?
    甲:不是我夸我二姐夫,他人挺本分,憨厚,知识又渊博,又没有架子,到这里以后啥都干,二姐倒是不依了,她气乎乎地对我妈说,(气愤样)“妈,你太过分了,你偏心眼!”每一次二姐走时都是流着眼泪。
    乙:现在还流眼泪吗?
    甲:现在不流了,我妈现在见了我二姐,一把把她搂到怀里,(学舌)“二丫啊,你是妈的心肝宝贝,你是妈的心尖尖,命根根,小朱呢,快让小朱回来歇歇,喝杯热茶……”
    乙:你妈妈思想解放了?
    甲:她是不得已而为之。
    乙:不得已而为之?
    甲:我大姐夫犯事了!
    乙:犯了什么事儿?
    甲:多了。贪污,受贿,包二奶,养情人等等,我大姐尽管也是受害者,也被连累了,她不敢上街,一上街人们都指指捣捣,人人都说她是落马贪官的太太,你说这能不是一朵鲜花插在牛屎上吗?她只好整日一人在家望着天花板出神……想当年,她是多么风光,唉,现在是门前冷落鞍马稀啊!
    乙:也难怪,唾沫星子淹死人啊!
    甲:我的姐姐是白天哭,黑夜哭,两只杏眼哭成了两个大桃子,一边哭一边直把妈妈埋怨,(学舌)“妈呀,糊涂的妈呀,你看看你给我找的什么对象啊,你还不如把我嫁给王老八。呜啊,呜啊!”
    乙:王老八是谁?
    甲:街头上那个流浪汉。当初那么多人追我姐姐,现在的日子人家的日子都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可是我妈满园挑瓜,挑的眼花,把我大姐的幸福挑没了,你想想,当时我大姐随便找一个比现在都强,就是找到你,咱俩还能搭档说段相声
    乙:你大姐可以通过法律手段重新选择啊,你刚才不是说我就是最佳人选吗?你看我一表人才,才华横溢,风华正茂,是常山赵子龙出山啊!
    甲:你不嫌弃?
    乙:我嫌弃什么啊,你姐姐是天仙,我一直暗恋着她,到现在我还是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单身贵族!如今我能恋上你姐,是前世的修行啊!
    甲:谢谢你,可惜晚了!
    乙:不晚,我现在依然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我依然纯真浪漫,依然能点燃青春激情的烈火,我要用我博大的胸怀去温暖你姐姐那颗受伤的心灵!
    甲:你的爱情赞美诗太感人了,可是我姐姐患了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昨天送到了精神病院了!
    (谢幕)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或由用户注册发布,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联系我们,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本文地址:https://www.9ixiaopin.com/juben/44993.html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相声小品网

最新相声小品剧本
最新相声小品视频

小品大全 | 相声大全 | 笑星大全 | 最新相声小品

CopyRight 2016-2019 相声小品大全网 All Rights Reserved.浙ICP备16024310号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上传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