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家班
德云社
赵本山
宋小宝
开心麻花
郭德纲
岳云鹏
笑星新秀
笑星老将
春晚小品

相声剧本《小刘的婚事》

发布时间:2020-02-14 08:40:17
    甲:时代不同了,有些风俗也变得和过去不一样了。
    乙:什么风俗?
    甲:你就比如结婚,现在和过去有很大出入。
    乙:都有哪些出入?
    甲:过去是先结婚后恋爱,现在是先恋爱后结婚。
    乙:你说具体点。
    甲:听我奶奶说,她和我爷爷结婚前就没见过面,全靠媒人两头传。直到入了洞房,才在昏暗的油灯下看到爷爷的面孔。呀,那么黑呀!
    乙:所以你爷爷的黑面孔影响了你爹爹和你的尊荣。
    甲:现在年轻人开放,通过社会交往、登报征婚、网上聊天等方式,自己做主找对象,两个人只要有激情,就会碰撞出爱情的火花。
    乙:那过去呢?
    甲:以前男女结婚要合八字,你知道是哪八个字吗?
    乙:不知道!
    甲:就是男女双方的生年、生月、生日、生时的天干,也就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放在一起进行比较,看看冲突不冲突。
    乙:怎样比较?
    甲:打个比方说,火命的人遇到土命的人,两人就合得来,火能生土嘛,火命的人遇到水命的人,两人就相克,因为水能克火。
    乙:那是迷信,唯心主义!
    甲:谁说不是,可是现在还有人信的走火入魔!
    乙:谁啊?
    甲:我们隔壁的老刘!
    乙:老刘怎么啦?
    甲:老刘坚决反对儿子谈恋爱!
    乙:怎么?他儿子没到谈恋爱年龄?
    甲:同龄青年已经开始爬到地上让儿子学骑马了!
    乙:那老刘脑子有问题啊?
    甲:比谁都精,比谁都能,是出了名的赛诸葛。
    乙:他吃饱了撑的,为啥要干涉儿子的婚姻大事?
    甲:老刘的儿子小刘前些年谈了一个,两个人好得好象鱼和水,那真是热火朝天,情投意合,都这样了(学吻状)。小刘托了媒人到女方家说合,女方家也没意见,当媒人找到老刘时,老刘没有明确表态,他要了姑娘的生辰八字,找到街头的算命先生合了合,算命先生说二人的八字犯冲,女方克夫,就这样,一对好鸳鸯被老刘活活拆散了。
    乙:新时代的梁山伯、祝英台,这老刘也太封建了。小刘又谈了吗?
    甲:谈了,小刘在痛不欲生之后又谈了一个。
    乙:怎么样?
    甲:又黄了。
    乙:为什么?
    甲:小刘属牛、姑娘属马,老刘说牛头不对马面。
    乙:小刘遇到这样一位父亲,也是他的造化,像这样,哪位女孩子还敢到他门前自找没趣啊!
    甲:没关系,小刘有个姐姐,帮他又找了一个。
    乙:这一次,小刘可得机灵一点。
    甲:怎么个机灵法?
    乙:掏俩钱先去找算命先生讨教讨教,把男女双方的八字事先编排好,看老家伙还怎么找茬?
    甲:小刘机灵着呢。八字、属相都经过严密的设计,最后,小刘向老刘摊牌了。
    乙:这次看老刘怎么说?
    甲:眼看儿子一天大一天,可还是光棍一条,他也急啊,他弄清了姑娘的生辰八字,马不停蹄地去找了算命先生。
    乙:这回他可找对人了。那算命先生可受过小刘的贿。
    甲:算命先生再次收了老刘的钱,装模作样地胡诌了一番。
    乙:又棒打鸳鸯了?
    甲:没有。他说两个人是前世的姻缘,天般地配,属相相合,是最理想的一对儿。
    乙:这次小刘该高兴了吧。
    甲:又一次垂头丧气了。
    乙:又出了啥岔子了?
    甲:老刘一打听,姑娘姓段。
    乙:婚姻与人家的姓名有什么关系?
    甲:老刘说段刘结合就断流,后继无人。
    乙:无稽之谈,一派胡言!
    甲:这事放如果到你我身上,有啥话说不成呢!但放到老刘身上,他就受不了了。
    乙:要我说,小刘也太木纳了。他就没有一点反潮流精神?
    甲:具体情况你不知道,小刘的母亲下世的早,是老刘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抚养成人,你想想,小刘如果背道而驰,老刘受得了吗?
    乙:这也是,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了?难道小刘生来就是和尚命?
    甲:小刘除了在心里暗暗流泪外,还能有什么招数,不过后来事情的发展让谁也想象不到。
    乙: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甲:有一天,老刘刚要下地,老刘家来了一位打扮入时的姑娘,那姑娘大方地自我介绍说,他是小刘的同学,是来给小刘介绍对象的。
    乙:你是说上个月有个大姑娘到你们庄上帮人介绍对象?
    甲:对呀!
    乙:这事我听说了,挺有意思的,好玩!
    甲:你也知道这事儿?
    乙:当然再清楚不过了,要不,咱们学学。
    甲:学学就学学,你是那个姑娘!
    乙:好咧!你就是老刘。
    甲:我一见到你,又是端茶又是递水,脸上笑成了一朵花,真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十岁。
    乙:又不是给你介绍对象,你瞎咋呼什么呀!
    甲:孩子一天大一天,可现在还没有称心如意的儿媳妇,我能不着急吗?好了,你到了我家,开始介绍了。
    乙:(学舌)大叔啊,我和你儿子是同学,我来给他提一门亲,你看合适不合适?
    甲:太好了,大叔巴正不得呢!不知那姑娘生年、生月、生日、生时怎么样?
    乙:(对观众指甲)他又来了。(学舌)大叔啊!般配的很,来之前我就找过街上的赛半仙合过他们的八字,赛半仙说,这两个年轻人是前世有姻,今生有缘。但不知赛半仙算命有多久了?
    甲:赛半仙可有资格了,想当年我和你大娘就是他给合的八字。
    乙:那赛半仙对你们合八字是怎样说的?
    甲:都过去了,说那些干嘛?
    乙:说说嘛,说说也让我们学学。
    甲:赛半仙说我们是天般地配,唉,不说了,不说了,姑娘,你告诉大叔,那姑娘家姓什么?
    乙:姓段啊!
    甲:姑娘,谢谢你的好意,这事先放放再说!
    乙:(对观众)老家伙使的是缓兵之计,我得激一激他,(学舌)大叔,听说农村有个规矩是段刘不成亲,你信吗?
    甲:咋能不信?老辈子留下的规矩肯定有一定道理的,姑娘,你看,段刘——断流,水流都断了,这样的婚姻,后辈香火能旺吗?
    乙:(对观众)我编个套儿让他钻!(学舌)是啊!婚姻大事,马虎不得!想不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道理!大叔,你可得好好和你儿子说道说道!
    甲:我当然得说说他,婚姻大事是一辈子的光景,强求不得,马虎不得!有些青年人愣头清,现在不信,将来有后悔药吃的!
    乙:我听说你儿子可是个愣头清,你说他,他会听吗?
    甲:姑娘啊!你是不知道,他娘下世得早,我是一把尿一般把他拉扯大,容易吗?他能不听我的?
    乙:吆,你说大娘下世了?
    甲:可不是,她把儿子生下来,没到三天就走了,唉!
    乙:这我就不懂了,赛半仙说你和大娘是天地姻缘,你们应该白头到老啊!
    甲:这……
    乙:再说了,你家小刘耽搁一次、两次,再耽搁下去,没了可耕之田,一辈子打光棍,恐怕……
    甲:这……这……这……你再让我好好想想!
    乙:你再想,我就走了,我不操这份闲心了!大叔,再见,我走了啊!
    甲:姑娘,大叔糊涂啊!你一说,我算明白了,不知道人家对方在乎不在乎。
    乙:女方只在乎情投意合,生辰八字、男女属相那一套全部靠边站。
    甲:那就好,让大叔和我儿子商量商量再说。
    乙:好啊!你们商量吧,我把这门亲事说给张家去!
    甲:姑娘,你别,大叔同意这门亲事,麻烦你到女方家多美言两句!
    乙:不用美言了。
    甲:怎么?
    乙:本姑娘就姓段!我要介绍的姑娘就是我!
    甲:嗨,你咋不早说啊!
    (谢幕)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或由用户注册发布,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联系我们,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本文地址:https://www.9ixiaopin.com/juben/44992.html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相声小品网

最新相声小品剧本
最新相声小品视频

小品大全 | 相声大全 | 笑星大全 | 最新相声小品

CopyRight 2016-2019 相声小品大全网 All Rights Reserved.浙ICP备16024310号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上传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